主页 > R家生活 >2018,世界的另一个开始 >

2018,世界的另一个开始

2020-08-10 105views

2018,世界的另一个开始
当然,还是有值得我们关注的热点,那就是十九大的召开,奠定了未来三十五年的发展基础,制定了未来三十五年的发展目标。让我们有一个追求幸福的标杆,有一个放置理想的目标。这也说明了中国不管是在2017年还是在将来的三十多年里,我们还将顺着这条平滑的曲线上升,有条不紊,逐步向前。
但2017年对于国际,却并不是那幺的风调雨顺。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以后,这个世界的不确定性正在成几何倍数上涨。未来的世界,将会呈现出一种新的态势,不确定将会成为常态,风险和机遇的挑战正在考验着这个世界所有政治领袖。如何应对这种不确定性,我们目前还看不到一个成熟的应对方案。
之所以说不确定,是因为特朗普政府正在打破当前世界的既有秩序,使得这个世界呈现出一种新的格局。
撂挑子,或许可以形容一下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当前的特朗普不再追求世界第一,而开始追求美国第一。这是美国在自身经济遭受重创,其在世界影响力逐步下降后,特朗普採取的现实选择。也就是说,这个曾经和现在的世界警察,正在逐步退出自己赋予自己的责任和荣耀。想办法过好自己的日子了。这个和奥巴马前年提出的继续领导世界一百年相比有着更为现实的意义。只不过,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俩屁股所坐的位置不同造成的。
2018,特朗普势必将沿着这一理念走下去。那幺接下来一年的世界,会变得躁动不安,纷乱异常。这种异常其实在2017年已经显现出来,作为美国在中东的最大对手,伊朗,在年末发生了一场规模巨大的骚动。目前,这场骚动还是延续中,我们不知道在2018年,伊朗将会面临着一场怎样的危机。但我们却一定知道,对于这个世界来说,2018应该是个不平静的年份。
美国持续退群,并不意味着它一定是在逃避自己的责任,而是预示着它有可能走另一条道路。这种思路在之前我没有认真考虑过。因为之前我觉得美国之所以这样做,是想获得更大的贸易利润,减去更多的国际责任,寻求更好的复兴之路。但有一件事让我感到事情没有那幺简单。那就是以色列决定跟随美国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这是一个颇为微妙的信号。我们都知道,特朗普上台后,积极助力以色列,不但在巴以的两国和谈框架里动手脚,还把国际上公认的1967年巴以边境的划分做了模糊处理,更把耶路撒冷承认为以色列的首都。种种迹象表明,特朗普的美国不再是以色列的护卫者,而更像是以色列的一个傀儡木偶。这其实颠覆了之前的美以关係,也导致了美国将不再成为一个真正有着自主能力的国家。
我们或者可以这样理解,以色列本来是附着于美国身上的一个寄生虫,一个被保护者,但经过这幺多年的嬗变,寄生虫或许已经攻入美国的大脑。一个庞大的美国是不是已经被这个寄生虫所控制了呢?这是一种极度疯狂的猜测,也是一个极度危险的预判。
如果是这个寄生虫控制了美国的大脑–白宫以及国会。那幺我们就可以设想一下下一步美国将会做出怎样的进一步行动。
退群是一种手段,但就像所有的手段一样,手段不是目的,目的是什幺?我觉得有可能是想要重建一个国际社会架构。
这一点,美国单凭一己之力是做不到的。二战后的国际秩序是当前最为稳妥的架构,而美国也是这一架构的最大受益者。特别是在另一个最大受益者前苏联轰然倒塌之后,美国成为了唯一的收益最大化者。按道理说,美国不应该会推翻这一架构。
只是,最大的受益者往往也是最大的责任承担者。这个和美国的西方文化是一致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不过好莱坞的电影并没有告诉我们接下来的潜台词,那就是责任越大,索取越多,索取越多,慾望越高。这非常符合西方的文化特点。而在我们的历史当中,往往却是能力越大,给予越多,给到最后,自己都受不了。这种尴尬在盛唐时候我们遇到过,在强明的时候,我们也遇到过。在清朝的时候,乾脆就做过了头,弄得自己受不了,最后把清王朝弄得一命呜呼,那个颟顸迂腐的慈禧太后弄了一个“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中国,一方面在西方的枪炮之下瑟瑟发抖,一方面却不思反抗,竭尽供给。把一个大好中华弄得疲弱不堪。这里面既有清政府的懦弱无能,也有着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滥仁多弱。究其文化因素,这是东西方文化里的本质区别。即便我们现在摒弃了很多传统文化中的糟粕,把那种滥仁和多弱的因素降低很多,但骨子里的乐善好施却很难有根本性的改变。可是我们只要不忘记自己的强汉盛唐精神,那幺这种乐善好施的因素就是优点,是一个为我们未来走上世界顶峰,获得全世界认可的大优点。而西方文化骨子里的掠夺本性,决定了他们永远都不可能走上真正的巅峰。即便靠一时的勇武走上去,也必不持久。
美国,目前正是处于这样一种状态。靠着掠夺和悍武成就的只能是霸业,而不会是王道。这样的国家一旦发现自己的得到的要和付出的不成比例,就会立刻撕下伪善的面具,开始为自己谋划更好的出路。奥巴马以及美国的建制派是希望继续保有美国业已形成的霸主地位的,只是,即便美国曾经力拔山兮气盖世,但也到了时不利兮骓不逝的地步了。
美国发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定位非常尴尬的时候,美国国内在如何处理这件事上,发生了分歧。这种分歧主要表现在对全球化的态度上。特朗普的态度很明显,那就是扔掉自己身上的责任和道义,攫取尽量多的利益。而这种做法很显然是不符合二战后建立起来的各个国际组织规则的。那幺,在特朗普看来,与其一点点的修改那些规则,还不如从这些规则和框架内退出来。然后寻机重新建立一个符合自己利益的框架。
在以色列没有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之前,我认为美国日后会大量奉行双边政策,利用美国强大的美元优势,庞大的美国市场,一对一的迫使谈判另一方做出最大的让步。事实上他也的确在这幺做,但以色列跟着要退出教科文组织,这引起了我的警惕。在我看来,这不是以色列在跟着美国走,而是美国被以色列这个小而强的寄生者控制了。以色列想要利用美国打造一个更符合犹太人利益的国际架构。或者可以说,以色列已经和美国的一部分政客达成了妥协,对于二战后的国际架构进行一场强制性的改革。
这个改革当然不会获得中俄乃至欧洲大部分国家的支持。雅塔尔体系失衡后,美国成了一家独大,这样优势的位置尚且不能让美国满足和消停,那幺在美国设计的未来世界架构中,全世界的国家必然都将成为鱼肉。而小小的以色列则挥舞着美国这柄大刀,为所欲为。和以色列有着世仇的欧洲,特别是德国都将会在这个新的世界架构中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即便有,也会发现自己被降低了一级。因为美国如果真的要打造一个新的国家架构的话,那幺一定是个小而精的组织。国家多了,也就是失去了美国退群的本意。而且,只有一个小而精的组织,才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和权力。
这个小而精的组织,目前成员只有美国和以色列。至于谁会加入,还要看这个世界的走向已经雅塔尔体系的重建是否成功。
从目前来看,美国想要达到这样的目的并不容易,首先在国内它就面临着很大的阻力。既有的国际贸易体系和政治体系养活了华尔街的百分之七十以上的金融蛀虫。他们的利润基本上都依靠着这个架构来获得,一旦这个架构被推翻,那幺华尔街的蛀虫们将无处存身。所以,他们会激烈的反对。
而在国际上,中国。俄罗斯以及欧洲的德法等国,都对于美国的异常举动心存警惕,并做出了很大的反应,如果说德法等欧洲国家还局限于北约框架和盟友条约的约束的话,那幺中俄则没有这种顾虑。中俄早就对此做出反应。只是因为俄罗斯自身的经济体量不足以在国际上有什幺呼声,所以,一直以来,俄罗斯只能用枪杆子说话。在金钱为王的时代,光会打架是不行的。你必须既会打架,还要有钱。
中国无疑属于这样的国家。虽然已经几十年没有打架了,但之前的战绩早已经是传奇,如今更是腰缠万贯,财大气粗,飞机一批一批的上天,战舰如饺子一样的下海。这都是为马上有可能发生的新雅塔尔体系做準备。如果美国真的準备重新构建一个小而精的国际组织的话,那幺,中国将会带着一帮第三世界的兄弟们和他分庭抗礼,并最终对他们进行革命。
这一切都将在2018年慢慢开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