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彩生活 >翻转台湾的公民运动 >

翻转台湾的公民运动

2020-07-31 307views

翻转台湾的公民运动

书与青鸟,在複杂纷乱的尘世中,从书本的青鸟进入灵魂独处的世界,思考书跟现实的连结、人和作者的知识脉络并深入自我,从中谱成一幅澄澈灵魂的意象。书店原始建筑的三角形窗,传递一个人无法独自生存的,需与大自然孕育共生,青鸟能穿越其中并互补于不同层次里,在面临世俗环境中始终坚守信仰。让阅读重新定义自己的灵魂,让书店因独立而自由。

《建筑的危险:库哈斯的未来宣言》库哈斯书里和讲座的延伸:其实台湾正走入社群时代的路途上,也逐渐针对建筑教育与未来趋势提出重要假设,理性并具哲学的批判观点将建筑理念藉由社会环境实践出来,若说这是评析失序进行式,亦象徵奠定建筑圣性的发展历程一路正在角色权力的替换中,更进一步面临瓦解的境地。

台湾过去十五年提出国际观光策略,以观光客倍增计画形成一波系统性的建筑运动,然而在国际语言的环境与拉锯、专业执行的流程下,这波建筑运动与在地思考尚未具备充分对话的机会。

2008年,MVRDV 的国际团队来台意外创造思考的框架得以突破的条件──市民(citizen)。其后大量工作坊形式在台湾台北积极争取世界设计之都成为与群众对话的助力,脸书时代来临逐渐兴起的社群主义也成为不同于过去在地区域为课题的团体,藉由市民(citizen)的公民化进展、架接与多方面对话的可能,使得过去场域作为载体逐渐移往对象市民本身、思考建筑主体以外但切身相关的生活环境,最大的讨论为集体共感高的城市议题。然而在现代性的矛盾无疑是对自我认同的需求、建构文化符号的动机,这方式不同于历史论述或文学来组织,因为台湾比较不像一幅尚未完成的拚图;而是混杂多幅未完成的需要去选择。

2015年引起社会讨论的米兰世界博览会,很可能提供透过台湾境外策展、建筑以进行式累积与境内在地公民的新文化符号,这个过程就像拚图逐渐与国际社会、在地公民在特定的时间选择每一块具有效益性、执行性同时共感(公民外交Public Diplomacy),以致于在2016今年伦敦双年展,台湾设计参展以Eatopia食物形象并通过吃代表对于价值的顺服及认同,以「Utopia by Design」主题,提出将台湾历史概念化为五道菜:第一道「Crossing the Strait,跨海爱」,以烤馒头、蜂蜜柠檬酱、石竹、薄荷等食材成菜,可食用金箔为饰,描述大陆闽南福佬与客家渡海讨生活的男人们,于清领时期单身移居台湾,入赘平埔族原住民,而促成最早的族群融合。

第二道「Order on the Island,新秩序」,将绿茶冻与椰奶片合体为尺规,具象化台湾在日治时期所引进的职人文化与法治守时概念,当时日本人并对这座岛屿进行详细的文化调查,台湾文化样貌轮廓因此由模糊而被釐清。第三道「Liberation,破立」,以两片麵包含夹住橄榄油球与胡萝蔔、韭菜、辣椒丁,表达国民政府解严前后,威权体制瓦解,社会各种力量被解放而泉涌喷出。第四道「Mutualism,共生」,以紫红甜菜根汁、淡黄凤梨汁,浇染两块裁成金字塔型、尖顶相连的麵包块,诉说1980年代起,大部分台湾基础建设、製造与家庭照护由东南亚移工移民支撑之故事,新移民渐渐变成社会中无可忽视力量,与台湾人互利共生。

最后一道「The Melting Pot,和而不同」,则将前述四道菜以奶油浓汤融煮一炉,是一种对于融合后未来之想像,诚恳拥抱不同族群,新融合所孕育而生之新文化,对新台湾开放多元环境的主观期望。用吃来经验一个国家的历史重现历史之河,藉由食物展演与品尝将艺术品放进嘴中,咀嚼,吞嚥,消化,吸收,变成自己的一部分、也是让人感受成为台湾的一部分,这其中强烈的土地认可主张是自我认可的过程,以食物作为载体是一个柔软但尖锐的宣言;并建立逐步前往香港与台湾逆推向道三个地区的设计过程去「再度定义」(ReDesign)台湾。

从伦敦的另一端点台湾来看,正在发生「台北举办世界设计之都」的国际事件,这个从2013年开始连公部门都开始投入的社会参与,同一时期台湾各地认同土地与环境自省的声音也雨后春笋出现,启动下一个世代面对环境的实务性觉醒。从社会新创来说,到了2014年之后,台湾正走向更细腻自省任一环节并检视自身处境,大量产生自我认同讯息,甚至近期常借镜台湾发展的香港,经过网路世代连结成共同社会讨论的机会,作为设计之都的举办地并不见得单向度的议论设计与城市进步,同样指向市民(citizen)为载体衍伸全体认同的设计机会以回应过去历来设计之都,透过社群上高铁票进行充足的社会讨论其能量去建构所有市民(citizen)的设计物件,与共感地景合作构筑「未来户政事务所」来进行公民认证的场域,将从出生到死亡,每位市民在逐步成长的过程中会领取、使用到各式的证件与票卡,除了高铁票,邮政金融卡、学生证、悠游卡、员工证等,藉由展示各种物件的再设计唤起改变的思维这些物件同时连结了每个人与国家社会的关係,同时呈现了身处社会中的各种身份认同所开始的「Taiwan ReDesign」,让设计可以从一个人的「我」,扩散到两千三百万人的「我们」。

「台湾的设计之都是由公民开始的,打开皮夹,就发现设计之都」,让过去社会对于设计的普遍无感,转化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更让「设计」成为公民运动的力量之一。

在都市计画与建筑领域课题当中,运用社群性在互动的过程里讨论城市地理资讯的游戏化过程,鼓励设计公民运动的都市策略,未来市民(citizen of tomorrow)呈现的是翻转的台湾「本土力量」。

苏民

「CxCITY从我到我们」召集人。从近期的optogo外带国家馆、Taiwan Redesign、Citizens of Tomorrow未来市民、伦敦设计双年展台湾馆,CxCITY以不限特定专业、年龄与价值观限制的跨领域多面向组织自居。以联合策画的方式跨界寻找合作,致力于建立群众与都市间沟通的平台。

相关文章